低价药监控前奏

日期:2015年6月2日 09:43

近日,福建省再次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该省物价局官网最新消息显示,针对低价药价格上涨态势,该省拟建立药品价格监控制度。这也使得福建省成为首个针对低价药建立价格监控制度的省份。对于福建省此举,业界褒贬不一,“低价药价格或将就此规范”、“相关产品价格已死”……但不论如何,该监控制度依旧有待实际检验。

 

◆本报记者:田宇轩

 

制度出台行动慢

 

近两年来,医院和药店药品断货消息不断披露,低价药“中标死”,廉价基药短缺,导致患者无药可用或只能选择高价药的困境越来越明显。而为解决这些矛盾,今年4月,国家发改委就发布《关于做好常用低价药品供应保障工作的意见》,表示保障常用低价药生产供应,取消最高零售限价,允许药企自主定价,保障合理利润。随后还正式出台了《国家发改委定价范围内的低价药清单》。

 

即便为保障低价药的供应安全与价格合理,相关“新”政不断,但在部分业界人士看来,政策还远远未达到其所设想的效果,低价药矛盾依旧尖锐。

 

同样,本报特约观察家、华中科技大学药品政策与管理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昊也认为:“在发改委低价药的相关政策出台后,各省均在限期内公布了省低价目录,并对低价药的采购制度作出相应调整。大多数省份采用了分类采购的方式,即大多数低价药品直接挂网、特殊低价药品定点生产集中采购、独家品种的低价药品议价或团购,但由于各地药品招标采购进度不一,大多数省份并未开始本采购周期的低价药品采购,因此,低价药政策的实际效果尚未集中显现。可虽说其起效尚未集中体现,但从已进行招采的省份来看,并未出现预期中的低价药品特别是独家产品的价格集体上涨现象。预期各类价格大幅下降比较惨烈。”

 

事实上,为监控低价药的销售价格,除今年5月发改委出台的相关政策外,早在2013年就有多部委开始深入各省进行调查,要求各省专门成立保护低价药供应与价格监管、监控体系,但各省却迟迟未采取行动。

 

之所以各省对低价药监控保障体系的建设行动缓慢,陈昊就此分析指出,其主要原因在于,各省对低价药品政策的实施,前期一直处于观望状态,而现阶段又存在多个相关部门医药卫生政策目标取向不一致而导致的对药品价格是否需要继续持续降低的意见分歧。各地卫计委推进医改纷纷推出医保总额预付、单病种费用打包、临床路径等措施,有降低药价以控制药品费用的动力,但以药补医(补医院及补医生)用“贵价药”的卫生服务补偿机制并未发生根本改变;部分常用药品价格持续降低已出现可及性障碍;医药产业的可持续发展;地方保护主义等等,这些因素错综复杂、相互制约,造成低价药品管控政策难以达成共识。

 

而就在各省的低价药价格监控工作缓慢不前的同时,近日,福建却积极响应国家号召,一马当先建立了“低价药监管”体系,成为首个针对低价药建立价格监控制度的省份。

 

“在低价药政策推出伊始,卫生行政及医保部门曾担心会出现普遍范围的低价药品特别是独家品种的价格上涨问题,发改委相应制定了低价药品目录的调入调出和价格监控原则,在上半年召开的低价药政策座谈会亦向各地传递了严格监控低价药品价格的信息。截至目前,国内并未出现大范围的低价药品价格上调,即使是部分热销的独家产品,在上调价格时也采取了慎重的态度。有关部门的事前警示作用还是明显的。”陈昊如是说。

 

药企提价越发难

 

其实,对于该制度的建立,业界也是期待已久,并有观点表示,“监控制度的建立必定能对抑制低价药价格上涨起到较大的作用。”但陈昊却并不认同此说法。他认为该政策体现更多的是一种价格警示机制。“倒不是说该体系无力抑制低价药价格上涨,而是低价药价格上涨并不会大范围出现,迄今部分省(如江西)的低价药价格管理实践也证实了这个观点。整个低价药品市场,其主旋律是生产企业众多,市场竞争激烈,即便是竞争不充分的独家产品,价格一旦上调,很容易形成原研药品或优质优价药品的替代(如赛治替代他巴唑,格华止替代二甲双胍),企业并不敢轻易上调产品价格。有没有这样一个低价药价格监控制度,低价药品的价格上涨都会很有限。因为低价药政策推出时很重要的一个原则就是发挥市场调节机制的作用,况且独家产品也不会永远都是独家,迟早总会有竞品或代替品出现的。”

 

虽然意图利用价格监控制度抑制低价药价格上涨或许过于理想化,但细看该监控制度文件,福建将康芝药业、天士力等上市药企的近40种药品纳入监测体系,其中不乏独家品种,但一些被超过20个省(市)纳入目录的十多个独家品种虽在福建低价药增补目录内,但却未纳入监管范畴。对于这样的考虑,福建省的举措确实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

 

陈昊对此坦言,任何一个省份在制定某个管制制度时,都必须考量该项管制是否必须,会否带来设租寻租,或如何去避免,该项管制会否增加社会总交易成本并最终转嫁到消费者头上这些问题。而站在企业的角度,在法律框架内进行利益游说也是可以理解并可以接受的,但其游说行为合法合规是前提。

 

同时,亦有业内人士称,“该监控制度之所以将部分上市药企独家品种列入其中,多少是为了打压其独家品种价格上涨的气焰。”实际上,为提高药品利润,部分企业早就连同相关机构草拟了“提价”方案等待提交。而无巧不成书,就在相关企业起草的方案还未面向外围时,福建省却抢得先机出台了低价药价格监控制度,令相关企业顷刻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

 

“福建省建立低价药品价格监控制度的警示作用正如前面所述,它的存在本身就是对企业过度非理性上调产品价格的一种警戒宣示。对于药品生产企业而言,按照市场规则调节药品价格是其天然的权利,无论涨跌;作为药品价格干预部门,限制药品价格的不合理波动亦有其充分的理由。需要强调的是,博弈双方应该在法制框架内公开、公平、公正的制度环境下进行,既鼓励制药企业在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同时追求社会价值和认同,也要求地方管制摒弃部门私利和地方保护主义。”陈昊阐述道。

 

专家观察

监控制度利好行业健康

 

由于我国医药市场仍在很大程度上较为无序,医药企业普遍缺乏社会责任和行业道德,使得业界当下困境重重。而福建率先建立“低价药监管”体系是为低价药品的非理性提价建起一道防火墙,为低价药品价格加了一道天花板,这是在规范药品价格管理的前提下鼓励利用市场机制配置资源的表现,符合药品这一特殊商品的要求。

 

同时,福建“低价药监管”体系的建立,对医药企业的警示意义也较为重大:一是配合福建省八标对药品价格可能进行二次、三次乃至四次议价的政策背景,释放明确的降价或维持低价信号;二是福建本省并非医药产业大省,药品价格进行严厉管控不会对当地经济形成冲击。福建的这种做法,可能通过省份之间药品价格参考和联动的方式将其影响扩大至全国,进而冲击药企产品的国内价格体系。

 

而对于该影响,医药企业必须重视,不能单纯地以放弃福建市场作为应对,应当在充分领会政策精神的前提下,合理地利用市场规则包括价格政策去增强企业市场竞争力,并把竞争力培育转化到科技驱动的内生增长型上。同时,医药企业在任何时候都不应忘记身负的社会责任与道义,毕竟,医药企业生产的商品是药品,是为人类健康而作的事业。

所属类别: 行业动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