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用药欲解禁

日期:2015年6月2日 09:45

日前,国家卫计委药政司相关负责人在完善国家药物政策座谈会上透露,在全面配备、优先使用基本药物的前提下,允许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在医保目录范围内选择一定比例的非基本药品使用,以保障基层药品供应。至此,业内普遍认为基层用药限制松动的号角已经吹响,而原本已逐渐扩容的基层市场,也因此备受青睐。不过,无论基层用药限制何时放开,药企也不应倚赖政策所带来的发展红利,而要在分食基层市场时注重新药的研发,以储备有力的竞争产品。

 

政策红利优势削弱

从卫计委此番举动中,安徽药械网总编沈明看到两个事实,一是由于基层医疗机构用药受限,基层用药满足不了基层老百姓的实际需要。二是在国家每年加大新农合资金投入的支持下,基层医疗机构的新农合资金足以支撑国家去提升基层用药的空间。此外,他还表示,基层用药限制的松动,一定程度上也是国家所强调的城乡一体化在医药行业上的表现。

事实上,基药制度自实施以来,业内对其不能完全满足基层用药需求的情况早已议论颇多,而且,各省一直进行的基药增补等工作也难解终端用药之限。同时,基层医生处方权受束缚,也不利于患者的就诊。正因此,上海劲释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事业部总经理张孝东认为,国家需要在政策上做些补充。

“不过,基层用药限制的松动或与资金有关,如果缺口较大,就要把其他品种吸纳进去。另外,还可能是各个部门的利益博弈所致。”张孝东指出,个别省份的基层医药终端的回款被拖欠了半年,不仅无利润可言,还要自己垫付资金,严重影响了基层医务工作者的积极性。而进入医保目录所带来的利好也让部分药企只顾研究政策,忽视了患者的利益和企业综合竞争力的提升,最终使整个医药行业的发展受阻。

由此可见,基层用药限制的放开,一方面可以让更多的药品进入基层终端,另一方面,也可以鞭策部分一直靠政策红利生存的药企,去思考长远发展的问题。至于没有进入医保目录的药企,张孝东则认为,在政策上吃的亏,药企可以在学术上弥补回来。“无论产品是否有政策红利,药企都需要站在医生和患者的角度去考虑问题,组建队伍对基层医生进行用药培训。以哈尔滨儿童制药厂为例,他们在基层进行学术推广时,特别注重对基层医务人员进行安全用药常识的讲解,对如何配伍等也细心指导。可以说,这种始终坚持本分同时秉持认真执着精神的举动,最终能够推动医药行业的发展。”张孝东补充道。

 

基层市场愈加受热

不可否认,上述问题的存在也成为促使我国基层用药限制进一步放开的因素。在沈明看来,基层用药需求没有得到满足是政策落实的基础条件,而卫计委的表态则让政策的执行得到了高层的认可,至此,就只缺各个省市操作的细则。

“在此背景下,基层用药限制的松动也预示着基层用药品种的增加、用药档次的提高以及基层用药市场的扩容,这对整个医疗市场而言,意味着又多了一块可分食的蛋糕。”从沈明的态度来看,其较认可基层用药限制放开的政策,不过,他也坦言,关键在于把“经”念好,不要念“歪”了,要避免政策在执行中变形。

尽管认可此举可以给予药企更多的曙光和机会,但张孝东并不认为政策会在短期内给医药行业带来较大的改变或震动。“因为整个环境不是很理想,比如,现在不管是新版GMP还是GSP,对行业的洗牌作用非常大,同时也利于行业的发展,但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不可能在一两年内就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因此,卫计委此举也会缓和地进行。”张孝东进一步解释道。

从药企的角度出发,基层用药限制松动毋庸置疑会利好部分药品生产企业。沈明表示,政策肯定会对高价药、独家产品等只在其他目录不在基药目录的产品,及其所在的外资药企、合资药企或国内大型药企带来利好。

“目前,越来越多药企都开始重视基层用药市场,有的甚至专门建立了推广队伍,这正因为以乡镇为代表的基层用药市场已经彰显出或达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市场。在此情况下,大部分药企都开始放下身段转身基层,调整布局。”然而,对于将有药企因政策而致利益受损的猜测,沈明则予以了否定。在他看来,基层用药限制松动并不会因为允许选择非基药而影响基药生产企业的利益。

值得注意的是,基层用药限制的松动也提醒以生产低价药品为主的、药物科技含量少的药企,今后应更加重视产品的质量。“部分药企靠低价竞争中标后,为保障利润而生产质量愈加低下的药品,最终损害的还是老百姓和自身的利益。同时,药企还要重视新药的研发。毕竟,没有过硬的技术产品,市场还是会被别人所替代。”沈明如是称。

 

宜试点再因地推行

面对基层用药限制的松动,业内有观点表示,因大量扩容而饱受诟病的基药省级增补,或将因此而逐渐淡化。对此,张孝东认为,由于基药目录属于老百姓的保障性用药,国家始终会坚持维护老百姓的利益,基药的增补受此影响不大。而会出现淡化的,或是已经进入基药目录的药企因限制的松动而导致生产份额的下滑。

另一方面,沈明表示,首先要看基药增补的原因是药品目录过少不够用而增加,还是部门利益驱使。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增补理由不充分和不公平便是基药增补饱受诟病的根源。因此,基药增补受限制松动的影响还是较大。

但无论如何,基层用药限制松动的信号其实早在国家政策意向透露之前,就已在安徽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方案中释放出来。据悉,安徽的方案中提出了公立医疗机构“基本用药”的概念,表示将整合医保目录、新农合目录与基本药物目录,涵盖1118个品种,不再区分基本药物和非基本药物。对于安徽的真实意图,沈明坦言,或是为了减少大小医院之间的用药差别,鼓励老百姓在患常见病时到基层就诊而不往大医院挤。

“不过,安徽所整合的目录在具体使用上可能会有其他要求。如在三级医院和基层医院的用药比例上或有所差别。”沈明认为,卫计委的做法正是参考了安徽的举措后所进行的尝试。可以说,二者“不仅仅是不谋而合,而是有谋而和”。

不可否认,安徽的方案无疑利好老百姓和终端,同时也给医务工作者带来更多可选择的药物。但张孝东对于国家各个部门各自出台目录或规定的做法,则不大看好。他认为若各个部门以整体来操作,医药行业将有很大的发展。“总体而言,基层用药限制松动的政策不能一刀切,可以先进行试点,摸索出成熟的道路后再逐步进行。毕竟各个地区的经济水平参差不齐,不能完全按同一标准来执行。否则,最后又会严重影响终端的积极性。”张孝东回应道。

 

专家观察

何不宽容看待政策的瑕疵

在卫计委此次表态后,业内有评论称:从近期低价药清单、儿童药新政及基层用药限制松动等举措可以看出,我国所实施的基药制度并不成功。不可否认,这些论述自然有一定道理,但总的来说,在这些分析人士眼中,国家没有哪项政策是完全成功的。

其实,作为业内人士应该要理解,没有政策是完美的。不仅是基药制度,其他各项改革也是如此。政策有漏洞、执行有偏差不要紧,关键是能够发现问题并及时解决。看到政策有不足之处,就要及时打补丁,这才能让政策执行得更好。毕竟,没有一项政策的出台对全国都适用,并且能适用几十年且没有一点漏洞。

与其批评一个制度的不成功,倒不如宽容一点,不去尝试、改革,又怎会知道哪个能成功?起码,正因为知道现状有问题,老百姓不满意才必须去改。所以,不论新的政策或做法是否好,首先应该去行动。的确,政策的出台未必能够解决全部问题,但能解决部分的问题难道就没执行的必要?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目前政府管得太多,就如卫计委,想把每个环节都管好,其实这是计划经济的思路,适合当下的做法应该是让市场来决定。药品是特殊的商品,且事关人命,但既然是商品,就要按照市场的规律来做。政府按人群分了新农合医保、城镇居民医保、城镇职工医保等。只能说,管得太细所得到的肯定是吃力不讨好的结果。想让企业、老百姓按照自己的想法走的观念是错误的。所以,建议以卫计委为代表的医药主管部门,不要管太多。

何况,在我国政策一出台社会就很热闹,政府有政府的想法,专家有专家的说法,最终,老百姓都淡漠了。反正,最后的证明就看能否解决实际问题。总而言之,政府只要把腐败砍住,把商业贿赂管住,就不需要有太多担心。

所属类别: 行业动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