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药、低价药营销及市场前景分析

日期:2015年6月2日 10:00

近两年基药和低价药话题非常热,有点类似今年开始横行的电商,那么基药和低价药到底存在着哪些机会?

◆刘霜/文

基药营销:黄金、强势业态

 

2013年出了12版520基药目录,其品种、规格在大幅减少、剂型小幅增长的同时,独家品种大量增加。独家品种合计153个,其中原有307版独家产品占58个,新增独家品种87个,独家剂型8个。2012版基药目录自2013年3月份出台以来,截至目前已有1个省份基本完成了本轮的基药招标,另外还有10个省还在招标进行中,剩余11个省尚未启动。

目前,2015版基药目录也正在启动中,预估2015版目录的品种数量大约会增加一百种左右,剂型也有所增加。增加品种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各省的过度增补,目前基药省增补的数量过多,低价药也存在这样的问题,低价药平均增补数量甚至比基药还要多。

基药营销是一个黄金业态,为什么?首先,首选用药,报销比例高。卫计委明文规定,在各个级别的医疗机构中基本药物是首选用药,而且未来会逐步提高各级医院的使用比例。各省都规定二级以上医院的基药平均占比,其中试点的医疗机构基本上占比要达到50%,预估2015年整个基药的总盘子应该在3500亿左右。

其次,基药的使用比例直接与医生的考核挂钩。卫计委2014年8月21号发布的文件里明确指示,要把基药的品种和金额占处方量的比例直接跟医生的考核挂钩。目前的细化方案也在制定中,一旦挂钩以后,基药就会成为临床医生的首选用药。

同时,基药又是一个强势的业态。

第一个强势,它会挤压基层医疗机构附近的零售终端。从2010年开始,无论是药店还是诊所,尤其是单体药店,都在经历着巨大的冲击。顶峰时期零售终端药房数量曾达到46万家,到去年为止只保留了42万多家,陆续倒闭了3万余家,今年还会继续倒闭。因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报销的比例非常高,并且执行零差率,很多品种的基药在社区中心的销售价格比零售的终端价格要低得多。

第二个强势,会间接挤压快批商业。因为快批商业是以零售药店和诊所为主配送的单元,随着药店和诊所份额的下滑,势必会影响快批公司的总规模,再加上票据管理,快批公司衰退的速度也会加快。

第三个强势,直接挤压了等级医院原有的品类结构。规定基层基药用量比例达到70%-80%;二级以上综合医院和中医院达到40%-50%;三级综合医院和中医院达到20%-30%。基药并不是一个创新的业态,更像是划拨,只要产品进了基药,就会挤压非基药的市场。这将会导致,未来市场竞争的焦点会集中在县级医疗机构。因为二级以上的区域级的医院的品类结构已经相对固化,而县级医院则是基层医疗机构的桥头堡。大病不出县,五年来国家对县级医院加强基药投入达七千亿,并进行了相关软硬件的建设与更新。在一万余家县级医院里,未来的竞争就体现在基药和非基药的直接对接、新版基药和老版基药的直接对接上。

 

低价药市场:春天将来临

 

自去年5月8号低价药清单出台,共计533种产品、1154个剂型,其中绝大部分产品是低端普药。清单里中成药的独家品种是36个,独家剂型32个,化药更少。独家产品个数远低于基药独家产品个数(基药独家产品/剂型153个),也正是缘于基药独家产品过多,在价格上无法满足基本的用药需求,这也是国家推出低价药清单的原因之一。其余两个原因一是低价药基本为临床刚需用药,不可或缺;二是通过低价药相关政策的出台,提高低价药厂家的生产积极性,改善低价药商业价值严重低于使用价值的不合理性,而这种不合理性,正是由现行价格管理体系直接造成的。

现行的价格管理体系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发改委管理的三类价格(包括单独议价,优质优价,企业自主定价),多数的外资企业和国内有独家产品的中成药的企业基本可以享受到这一类政策的价格保护;二是政府集中采购部门定下来的招投标价格,三是医保支付价格。发改委确定最高零售价,政府集中采购确定的是市场供需价,而医保是在中标价的基础上再来确认的实际支付价。这个价格管理模式,是最终形成高价药、低价药两大药品阵营的根本原因。

在此定价机制下,医院在现有中标价基础上顺加15%作为运营收入,即便现在国内零差率推行地区越来越多,但是基于二次议价的普遍性,医院依然对高价药青睐有加。

而低价药因为其价格太低,无法满足各个环节的利益,无论是生产方、流通方还是销售方,都无利可图。所以低价药每轮都面临招标死,每一次招标都会有几十个低价药退出市场。而相应的,产品价格越高,反而占有更大的优势,各个环节的利益均可以得到满足,厂家的利润高、医生的回扣多、商业配送费用收得也高。各环节推广高价药的动力十足,低价药商业价值严重缺失。

所以发改委确定了最高限价,低价药只要满足日服用费用:中成药是5元以下,化药是3元以下即可。可以说,低价药清单的出台把长期打压的低价药进行了一次价格保护,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低价药的商业价值回归。在目前已经开标的4个省和在进行中的19个省的低价药议价平均涨幅大概在30%左右。所以,单一的低价药产品价格虽然不低,但是按低价药整个阵营来看,它能有效的降低高价药占比,继而降低国家医保费用的整体支出。

低价药清单,得到了各省的快速拥护,其响应速度远超对基本药物的热情。到目前为止,各省低价药省增补的数量平均为219个,其中化药143个,中成药76个。各省增补超过300个的一共有三个省,分别是最多湖北省341、广东省338、上海市304;增补最少的是江西,只有10个,化药4个、中成药6个,其余各省大部分都在150-250之间。基于此,在医保控费的大前提下,各省的医保费用支出均会有所降低。

低价药非独家产品在招标过程中,原则上是可以直接挂网的,但是目前各省都在限制其挂网比例,并且在目前以药养医尚未破除的市场环境下,因其给医院带来的利益有限,医生处方低价药的积极性并不高。而低价药的独家产品总盘子才100多亿,在流通药品总额13036亿里占比也很低,因此短期内也不会对医院原有品类销售结构产生较大的冲击。但是,随着药品集中采购价格的整体下调、医保总额预付的全面实施、单病种付费的推广,未来该类产品将有非常大的增长空间,低价药在等级医院的春天就要来了。

而随着低价药的风声水起、高价药价格腰斩,也意味着国内企业投入到研发上的费用也会大幅提高,不会过多的停留在改剂型、增加价格上再投入更多的精力!这对国人而言,无疑是幸事!

 

(中睿医药商学院)

 

动态

 

河南 药品招标明确二次议价

 

4月16日,《2015年河南省关于启用省医药集中采购新版平台的通知》发布。目前,河南省目前正在进行中的是低价药的招标,基药和非基药还未启动,预计通知发布后,河南省的基药和非基药标可能就要开始了。

但是,招标尚未明确启动时,二次议价却早已先行。其中,在改进中标价格管理中提到:将网上交易目录药品的原有中标价格作为采购限价,进一步增强医疗机构在药品采购中的参与度,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探索带量采购、量价挂钩、款价挂钩等办法,在不高于采购限价的前提下,由医疗机构与配送企业协商确定药品实际采购价。采购平台自动生成网上交易药品的最低价、最高价、平均价等信息,供医疗机构采购时参考。

这意味着,河南省医疗机构二次议价也正式开始启幕。在河南公立医疗机构二次议价的预期下,药企在投标时价格如何确定也是需要好好思量。目前,不少地市公立医院医院正在和配送商以及药企进行如火如荼的二次议价。如浙江,、安徽、天津等,现在河南省也开始二次议价,随着招标逐渐推进,二次议价的全国各地开花看来不是梦。

 

青海 基药覆盖民营医院

 

今年,青海省继续扩大基本药物制度实施范围,覆盖全省非政府办医疗卫生机构。据了解,青海将全面实施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健全二三级医院优先使用基本药物制度奖惩激励机制,探索实施老年人基本药物供应保障工作。完善药物使用管理政策,研究确定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基本药物和低价药配备使用比例,解决基层和二三级医院用药不衔接的矛盾,保障分级诊疗工作顺利实施;优化基本药物目录结构,组织开展基本药物临床应用综合评价工作,进一步优化增补药品目录结构和数量;加强临床用药保障,进一步完善药品采购模式,推进以基本药物为基础的药品供应保障体系建设;开展基本药物监测评价,将非政府办医疗卫生机构纳入监测评价范围,实现基本药物制度各环节的有效监测。

此外,青海省还将推进药品电子监管系统建设;组织开展基层医疗机构药学人员培训工作,建设一支熟悉药物政策和基本药物制度的专业队伍;加强药事质量管理规范化建设,大力开展以促进基本药物优先使用为重点,以提升合理用药水平为中心的药学服务工作;加强抗菌药物使用管理,调整抗菌药物分级管理目录,制定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抗菌药物使用管理措施;落实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不良记录制度,并组织开展督导考核工作。

所属类别: 行业动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